过来人深析VOCs如何深度治理,共享工厂如何建?

标签:过来,过来人,来人,如何,深度,治理,共享,工厂 时间:2019年09月21日 阅读10次

以下为 中国印工协绿色印刷及VOCs治理工作专委会主任兼秘书长李建军的演讲全文:

1

将来两三年,征收VOCs税可能性很大

我之前是在北京办企业的,环保要求很高,原来在北京城区,后面由于环保题目,1984年搬到了北京的郊区,做了一个VOCs治理,建了一套VOCs治理车间,技术是活性炭吸附、冷凝收回;搬完以后没过几年,周边就建起来市当局的宿舍楼,交际部的宿舍楼,把我们的企业围困了,如今成了北京二环路、三环路中心;1999年我们又搬到北京经济开发区,在五环以外,当时也做了VOCs治理,技术是活性炭吸附脱附+催化燃烧;2017年,我们搬到了石家庄。

之前听说过龙港这个地方,这次来参观当地的企业,有两个没想到: 第一是没想到龙港有像诚德科技这么大的软南宁包装厂企业;第二是没想到小微企业还存在不少题目,接下来假如照旧目前这种状况,等到中间环保督查再来,我觉得企业会很忧伤。做企业都想以最小的投入获得最大收益,但是眼下投入少了,可能未来支出的代价会更大,甚至有可能被关停。现有的技术要能达到稳固的持续达标排放,而且经济适用很难达到要求,由于任何技术都有适用范围和使用的前提条件。按照目前国家的标准和即将出台的标准的要求,如今的许多企业恐怕还会面临再一次治理。

1996年出台过《大气污染物综合排放标准》(GB16297-1996),规定了33种大气污染物的排放限值;2013年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举措计划》(简称大气“国十条”),里面提到要对印刷行业进行综合整治,由于当时相干部门有过调研,给印刷行业下的结论就是 VOCs的排放量在200万吨左右,在若干个工业VOCs排放的行业里排第三,第一是石油化工,第二是外观涂装。2015年国家执行VOCs排污收费,国家收费试行办法出台以后,有的省市也相继出台了,北京排放一吨的VOCs收费2万;一年贩卖额1亿八万万,利润一千多万,后来收税收600多万。

当时许多企业都受不了,后来排污收费变成环保税了, 临时没有把VOCs收税放在里面,但是在将来两三年这个收税的可能性特别很是大。如今大家都说给企业的时间是不是太少,但要追溯到2013年国务院的发文,把我们都列入重点了,五六年曩昔了我们还没有把行业整治做完,是不是应该先检讨本身,反思本身了。

2

企业治理VOCs,应该参照最严的地标

如今对印刷行业来说,假如没有地方标准,那就用国家标准,国家标准如今非甲烷总烃浓度是120毫克,新标准很快就会出台,要求可能是50毫克了;如今地方标准最严的是北京,30毫克,上海是50毫克,其他城市有标准也都是60或70毫克,最多的是70毫克。假如企业治理设施按120毫克设计的,到时候国家标准一出台50毫克,你不达标了不就白装了吗? 企业跟治理厂商制订合同的时候,不是用如今的国标,而是应该参照最严的地标。

《挥发性有机物无组织排放控制标准》(以下简称《标准》)里有一个关于VOCs物料的定义,就是 指VOCs质量占比大于等于10%的物料,已经有机聚合物材料,假如你使用的不是含百分之十VOCs的物料就不必要治理。《标准》里还提到两个时间点,新建企业自 2019年7月1日起按《标准》的规定实行,现有企业自2020年7月1日实行,这个也是要大家引起细致的。

3

无溶剂复合替换干式复合是源头治理的紧张途径

北京有几个企业使用,VOCs的含量仅仅是0.47%,平均下来0.5%,按《标准》中VOCs物料定义,已经不是含VOCs的物料了,那胶印企业又该如何进行综合治理?我觉得 龙港胶印企业治理的重点方向是源头替换,不是在末端。假如源头能够解决题目,通过源头替换实现持续的达标排放,国家政策不是肯定要求末端治理的,也不要求无组织排放肯定采取管控措施。但是有些凹印企业没办法,源头替换难度极大,末端治理是势在必行。如今有一款纯水油墨(不是百分百兑水,要放一些醇进去),比传统溶剂型油墨要减排一半,比传统凹版油墨削减65%左右的VOCs含量,而且车间的气味大大削减。但是它是使用在一部分的产品上,比如轻南宁包装厂,饼干、方便面等。

软南宁包装厂的源头紧张措施是用 无溶剂复合替换干式复合, 如今替换的最好地区是川西,川西也有软南宁包装厂协会,他们无溶剂替换已经研发了好多年,他们如今也许最好的企业90%的产品都用无溶剂替换,包括如今铝箔产品也可以用无溶剂复合,替换面应该是70-80%, 高温蒸煮的产品临时替换不了。无溶剂复合替换干式复合,在工艺上有所改变,但是只要肯下功夫是没有题目的,而且成本是降低的。通过无溶剂复合替换干式复合,一是把VOCs减排量减下来,车间工人恬逸了,排放也达标了,而且不用上VOCs治理设施,假如原来上了3万风量的VOCs治理设施,复合变成无溶剂了就不用末端治理设施,剩下印刷环节的末端治理,运营成本也下来了。

4

共享工厂是小微企业发展的一条路,如何建?

听说龙港有77家企业想抱团发展,印刷机160多台,干复机70多台,无溶剂25台,按这个比例,无溶剂替换工作还有很大空间。未来这些企业是将现有的设备、材料放在一路,成立新公司,大家都是股东;照旧只把印刷机放在一块,分切机、制袋机照旧本身干,那么新的公司谁来管?

从VOCs治理角度来讲,我们有共享工厂这种需求,那么在建立工厂解决环保题目的同时,是不是要综合考虑资本运作模式、详细合作题目等。小我觉得共享工厂应该是 当局主导,第三方市场化运作,企业志愿参加。假如77家企业想抱团建设共享工厂的话,按照设备综合服从,设备的运行效益估计不会超过百分之三十,160多台印刷机要砍掉一半都不止,由于印刷机不是24小时开着,可能只开8个小时或12个小时,这中心可能还要换挡,真正开机率很低。而且我看到许多企业照旧老式小设备,都是低速机,不是高速机,一台印刷机开100米,占这么大的地,同样的占地面积买一台印刷机开200米甚至300米,效果完全不一样。

77家企业还要提供细致数据,按照大数据思维来设计共建共享工厂的模式。企业可以根据无溶剂产品清单对比本身的产品哪些是可以使用无溶剂的,然后印刷机的VOCs治理设备可以找一个厂来做,运营维护都交给他们,创新模式。对于VOCs治理,大企业可以自力治理,两台印刷机一台复合机有点费劲,一条线的更难, 共享工厂可能是小微企业将来发展的一条路,但是由于服务半径的题目只能在小微企业的集聚区。

5

印刷行业VOCs治理管控政策将趋于完美

如今还有一个污染治理可行性治理技术正在编制,详细叫什么指南待定,最迟明年也会发布。这是对印刷行业进行周全调查摸底的效果,梳理出了24种技术,有源头的、末端的、还有过程控制的,其中有13种技术假如采用了就不必要末端治理,11种技术是末端治理,当然,这里面有胶印。另外一个很紧张的制度,叫 排污允许证制度。排污允许证印刷行业目前的标准是 使用溶剂型油墨80吨以上,使用有机溶剂10吨以上的,属于发证范围;以下的,属于登记范围,所以说溶剂型的原辅材料使用越少,你可能就不会被列入重点管控的范围。

从政策层面讲,目前我们国家对印刷行业VOCs治理管控政策还不体系,还不完备,估计今年年底之前,最晚明年,印刷行业体系化的、完备的一套管控制度系统会基本建立起来。下一步就是综合整治方案,暨三个标准,一个允许证制度,可能构成一个对印刷行业VOCs管控体系化的制度系统,包括怎么制约治理设施厂商,提供的治理设施不达标怎么办等等,还有VOCs治理工程是有技术规范的,有些已经出台了,有些还会陆续出台中心网,治理工作和标准制订工作同时进行。

总而言之,苍南龙港VOCs治理前一段时间做了大量工作,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分外是印刷行业对VOCs治理有了特别很是高的熟悉,而且有这么多积极的举措,接下来的深度治理,道路明确以后,再进一步做工作,未来印刷行业会有更好的发展。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欢乐彩票 快3平台 贵州快3计划 福建11选5开奖 欢乐生肖计划 重庆时时彩欢乐生肖 金牛彩票 重庆欢乐生肖期数 重庆时时彩欢乐生肖 上海11选5